楼主 发布于 11-25 ,21:17
草书创作:用笔荒率、轻佻是大忌        

特约评改人

钱玉清

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
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授
2012年书法报·书法海选
“兰亭诸子”获奖书家

庄宏作品评语


作者有较强的笔墨调控能力,线条变化丰富,浓淡层次分明,气息清朗,格调不俗。尤好细线,熟谙董香光“作书须提得笔起”法理,这是写好草书的重要条件之一。


庄宏 草书条幅
规格 180cm×76cm
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
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
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
随意春芳歇,王孙自可留。


但作品也存在一些问题:


一是细线过甚,且多纤弱。高质量的细线能更好地活跃草书的“状态”,增加艺术趣味性,有“提神”的功效。但应在合理范围内偶尔调节、穿插出现,否则就过犹不及、适得其反了。细线的比重通常在20%较为合理,最多不要超过30%,此作显然超出此范围,且多数细线纤弱乏力,质量不高。项穆《书法雅言》有论:“瘦而露骨,肥而露肉,不以为佳;瘦不露骨,肥不露肉,乃为上也。”故此作显得精气不足,神情卑弱。


二是用笔荒率有轻佻之弊。“山”“新”“泉”“女”“动”“春”“孙”“自”等字,字字萦带,字间连接处均形成习惯性的针尖状,给人浮薄虚荒、轻佻之感。这是大字草书创作的大忌。黄庭坚《山谷文集》尝言:“凡书之害,姿媚是其小疵,轻佻是其大病,直须落笔一一端正。至于放笔自然成行,则虽草而笔意端正。最忌用意装饰,便不成书。”其次还有“月”字草法不妥。在“朝”“湖”“明”等字中组合使用时可如是写,独立成字时,原则上要和行书写法相类。“可”字末笔太长且过度弯曲逞“江湖气”。落款与印章较小,与正文篇章大不协调。


建议作者多关注怀素诸帖,以增强线条的韧劲、遒劲、圆劲。


钱玉清示范作品 草书中堂

规格 136cm×68cm



TOP